歡 迎 訪 問 盧 昌 海 個 人 主 頁

除了自己的無知,
我什麽都不懂。

-蘇格拉底

 
信 息
 
 
 
已發表作品列表
站長簡介 | 常見問題
版權說明 | 電子信箱
 
统 计
 
 
 
自 2019-04-29 以来
本文點擊數
9,920
自 2008-02-01 以来
本站點擊數
23,142,264
昨日点击数 5,143
今日点击数 1,028
 
备 注
 
 
 

本文因系替 “得到” 所撰, 转载本文的媒体请注明: 转载于得到 App。

北京pk技巧想输都难

- 卢昌海 -

“罗辑思维” 和 “得到 App” 的编辑邀我开列一个科普推荐书单, 拟于 “世界读书日” 发布, 我答应了。

不过开列之前须诚实地说上一句: 我虽常被称为 “科普作家”, 却并非开列科普推荐书单的最佳人选。 因为 “科普作家” (姑承认这个头衔) 自己是不能以科普作为知识储备的, 就好比小学老师自己不能只是小学生, 中学老师自己不能只是中学生。 因此, 科普书在我自己的阅读中所占比例其实很小, 也因此, 我能举出并加以推荐的科普书其实不多。

在这种情形下, 为凑够数量 (虽然编辑已很客气地替我放宽了数量要求, 并表示 “可以推荐您自己的大作”), 我几乎将从小到大读过且尚能记得的科普书全都回想了一遍。 由此得到的书单, 则无可避免地包含了一些老书——不过那些老书在我看来确属常读常新之经典。

关于这个书单, 还有一点须略作解释 (或辩解)。 我很欣赏——并且下面会推荐其书——的美国物理学家史蒂文·温伯格 (Steven Weinberg) 有一年列过一个科普推荐书单, 我曾写微博评论说那个书单的最大缺陷是没有列他自己的书。 当然, 我知道那是美德。 但明知如此, 我在这个书单里还是承编辑美意列入了自己的书。 除 “凑够数量” 这一堂皇借口及欠缺美德外, 还有个理由是这样的: 所有认真的作者愿意出版的书起码是自己觉得好, 值得呈给读者的, 也因此, 按定义就该出现在自己的推荐书单里——除非, 是因美德。 但推荐书单的重点是书, 而不是推荐者, 更不是为了展示推荐者的美德, 因此——

下面就是北京pk技巧想输都难 (带 * 者據我所知有中譯本)[注一]

  1. 阿尔伯特·爱因斯坦 (Albert Einstein)、 利奥波德·英菲尔德 (Leopold Infeld):
    《物理学的进化》 (The Evolution of Physics)*

    “设想一个完美的侦探故事。 这样的故事陈示出所有的重要线索, 促使我们对案件提出自己的理论。 如果我们仔细追随情节, 就会在书末作者揭示谜底的前一刻自己找到完整答案。 与那些低劣的侦探故事不同, 这个答案本身就不会让我们失望, 而且, 会在我们期待它的那一刻出现。 我们是否可以把一代又一代在自然之书中执着探寻答案的科学家们比作这样一本侦探小说的读者呢?……”

    爱因斯坦很少写科普, 却写出了上面这个在我看来是所有科普中最好的开篇。 《物理学的进化》是一本经典科普, 就像那个完美的侦探故事, “不会让我们失望”。

  2. 乔治·伽莫夫 (George Gamow):
    《从一到无穷大》 (One Two Three ... Infinity)*
    《物理世界奇遇记》 (Mr. Tompkins in Paperback)*

    伽莫夫常被问及为何写科普, 他的回答是: “我喜欢用清晰而简单的方式看待事物, 在试图为自己简化事物的过程中, 我学会了如何为他人做同样的事情”。 “用清晰而简单的方式看待事物” 是科学和科普的共同追求, 喜欢这种追求的伽莫夫则在这两个领域都有建树。 小时候读伽莫夫这两本书的乐趣是一段不可磨灭的记忆。

  3. 理查德·费曼 (Richard Feynman):
    《别闹了,费曼先生》 (Surely You're Joking, Mr. Feynman!)*
    《你干吗在乎别人怎么想?》 (What Do You Care What Other People Think?)*

    有两位物理学家的每一本书我都喜欢, 费曼是两位之一。 这里推荐的两本书都是自传性的, 严格讲不算科普, 但其中展示出的费曼看待世界的视角, 甚至比某些科普更能让人体味科学的真谛。 此外, 如果你对科学家的印象还停留在影视剧所塑造的刻板模式里, 这两本书也能让你耳目一新。

  4. 史蒂文·温伯格 (Steven Weinberg):
    《仰望苍穹》 (Facing Up)*
    《湖畔遐思》 (Lake Views)*
    《三思集》 (Third Thoughts)
    解釋世界》 (To Explain the World)*

    温伯格是每一本书我都喜欢的两位物理学家中的另一位。 上述四本书前三本是随笔集, 展示出温伯格看待世界的视角, 最后一本则是科学史。 我一向认为, 如果说科普是授人以鱼, 那么科学史就是授人以渔, 前者给人知识, 后者教人素养。 温伯格这几本书立论精辟、 不落俗臼, 文笔简练而流畅, 每一本都让我有舍不得读完的感觉。

  5. 基普·索恩 (Kip Thorne):
    《黑洞与时间弯曲》 (Black Holes and Time Warps)*

    索恩的大名因引力波探测的成功及担任科幻大片《星际穿越》 (Interstellar) 的科学顾问而达巅峰, 但他最优秀的科普是这本 1994 年的书, 这本书以一次虚拟的星际旅行为开篇, 翔实、 严谨, 并且不失生动地介绍了科学家们研究白矮星、 中子星、 黑洞等致密天体的历史, 其中穿插了他本人作为研究者亲历过的见闻。

  6. 布赖恩·格林 (Brian Greene):
    《宇宙的结构》 (The Fabric of the Cosmos)*

    格林是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教授, 因而是这份书单涉及的作者中——除自己以外——我唯一认识的。 格林的讲课几近完美, 极少因斟酌词句而停顿, 表述却精准而优美。 这样的口才落于文字自然是一流的作者。 格林写过三本主要的科普, 每本都很精彩, 但其中两本偏于超弦理论, 只有《宇宙的结构》着重于传统物理 (这 “传统” 是相对超弦理论而言, 指更有实证基础的物理, 《宇宙的结构》其实也很前沿), 故推荐之。

  7. 理查德·道金斯 (Richard Dawkins):
    上帝的迷思》 (The God Delusion)*

    道金斯这本书并非科普, 但值得在科普类里推荐, 因为对宗教这一最典型的 “非科学” 的特征有所了解, 会有助于理解什么是科学。 更重要的是, 几乎所有试图将谬误包装成真理的东西——比如伪科学和骗术, 都多多少少沿袭了宗教传教和诡辩的手法, 而几乎所有人都难免会遭遇那样的东西。 道金斯这本书在帮助辨识方面能起到与科普异曲同工, 甚至犹有过之的作用。

  8. 盧昌海:
    上下百亿年: 太阳的故事
    時空的樂章——引力波百年漫談

    选自己的书比选别人的书更难, 而且还不便陈述理由——因为尽管已放弃美德, 夸自己的书终究夸不出口。 只能这么说, 这两本书代表了我科普作品的两种类型: 前者是不带公式的普通科普, 后者则是所谓的 專業科普——但其中包含了不带公式的章节; 同时, 这两本书也代表了我的写作时间线: 前者是早期, 后者为新近。

注釋

  1. 对于有中译本者, 中文书名大都用了网上查得的中译本书名, 唯一的例外是温伯格的《解釋世界》, 因该书的中译本书名——《给世界的答案》——在我看来是很糟糕的翻译 (可参阅我 2016-06-16 的微博)。 另外需说明的是, 凡英文书, 除《物理学的进化》及伽莫夫的那两本外, 我都不曾阅读中译本, 故推荐直接针对的都是原版。

站長近期發表的作品

  • 2019-10-16: 微言小义 (2019.09)
  • 2019-10-01: 阿基米德的方法
  • 2019-09-25: 《從圓周率計算淺談計算數學》推薦
  • 2019-09-16: 微言小义 (2019.07 - 2019.08)
  • 2019-09-03: 近况 (2003 - 2019)

網友討論選錄

  • 网友: blackhole   (发表于 2019-04-29)

    《尋找太陽系的疆界》啊。

  • 网友: liechi   (发表于 2019-04-29)

    书目推荐有两篇文章让我读来十分享受; 其一是鲁迅的《青年必读书》, 另一个就是您的这篇。

    对您说的 “科普作家” 不是很好的科普书推荐者的理由我深为认同, 向人讲科学是件不容易的事情, 需要普及者有大量的专业知识储备和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 看几本科普书就以 “科普作家” 自居的人见识过一些, 感觉不过是一知半解的二道知识贩子, 却自诩占据 “科学精神” 的高地, 配享 “科学” 的解释权, 似沐猴而冠, 却也颇有市场。

  • 网友: 宇澄   (发表于 2019-04-29)

    卢兄所列的这些科普书里面我只有五本在我的藏书书柜里, 实在是汗颜了。 以后会根据卢兄的推荐留意其他的书。

    Brian Greene 的三本科普我恰好也是最喜欢 The Fabric of the Cosmos。 The Elegant Universe 读过。 The Hidden Reality: Parallel Universes and the Deep Laws of the Cosmos 则只粗略地翻过没来得及细读。

    Richard Dawkins 的书也是 The God Delusion 对我来说最有用。 有用在有时候跟教徒打嘴仗时从那里找炮弹方便。

  • 卢昌海   (发表于 2019-04-29)

    謝謝三位。

    To blackhole 兄:前段时间出版社编辑告知说《寻找太阳系的疆界》已入选了教育部编制的《全国中小学图书馆 (室) 推荐书目》及《全国中小学图书馆 (室) 配备核心书目》, 因此就不重复推荐了。

  • 网友: liechi   (发表于 2019-04-30)

    昌海先生, 请教一个问题。 我读不懂费曼的 “What Do You Care What Other People Think?” 这书名, 请问如何理解? 我想, 要是在高中试卷上看到这个句子, 我会当成病句修改的。

  • 卢昌海   (发表于 2019-04-30)

    我初次看到这个书名也觉得有些拗口, 第一个 “What” 改为 “Why” 作为句子会顺口些 (中译本书名也是据此而译)。 这个书名来自费曼引述的 Arlene 给他的信里的一句话, 不排除 Arlene 写错或费曼记错的可能性 (虽有编辑把关, 但费曼的英文偶尔包含不严格的句法已是其风格的一部分, 编辑应不会太干预)。 但如果确系 “What”, 则倒也不算病句, 只不过含义变为了 “别人的想法之中你在乎的是什么?”, 这个含义如果译得精简些会变成 “别人的想法你在乎什么?” 从而跟 “你干吗在乎别人怎么想?” 的中文含义接近 (但跟英文其实有一定出入)。 另一方面, 从上下文看, Arlene 写这句话是因为看到费曼怕别人多想而把 Arlene 写在赠他的铅笔上的 “我爱你” 文字刮去, 从而确实可以理解为问他 “你干吗在乎别人怎么想?”。 因此这个中译本书名我没算它误译。

  • 网友: liechi   (发表于 2019-04-30)

    恩, 多看了几遍, 现在顺过来了。 多谢提示, 我之前没有考虑到你提的这层意思。

本文的讨论期限已过, 如果您仍想讨论本文,
请在每个月前七天的 “读者周” 期间前来讨论。

>> 查閱目前尚在討論期限內的文章 <<